白凡夢這時候撲過來,趴在封興身上,哭喊著:「你們不要打他了,要打就打我吧,嗚嗚嗚我知道你們都不喜歡我,你們不要打哥哥。」

她這麼熱情,我自然不好拂了她的意,兩個人都踹了幾腳,我心裡的鬱氣散了一些。

二樓那裡好像有人下來了,我聽到薄叔叔大聲問:「怎麼了?樓下什麼動靜啊?」

我和薄文茵對視一眼,快速溜了。

她把作案工具帶上,開車一路到商超那裡才扔掉。

薄文茵攬著我的肩,特彆豪氣:「走吧,今天你所有的消費都由我買單。」

那倒不用,我現在有錢。

不過我真的很久冇有逛過商場了,在裡麵大肆采購一番,薄文茵提議:「要不要去看看那棟新房?」

我有些遲疑:「要去看看嗎?」

「想去就去唄。」

打完架後的薄文茵添了兩分痞氣,我老實坐在車上,絲毫不敢亂動。

手機突然發來訊息:

我媽:「靜靜,你去哪裡了?」

我:「在和文茵逛街呢。」